<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泉州雜憶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陳喜儒  2021年08月14日09:07

    “泉州: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日前獲準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泉州,是一本厚重的文化歷史書,不靜下心來,一字一句,仔細琢磨,很難得其仿佛。

    但我兩次去泉州,都是來去匆匆,未能盡興。

    第一次是陪日本作家代表團,訪開元寺、清源山,晚品茶、觀木偶戲、賞南音,宛如饕餮一頓文化歷史大餐,五彩繽紛,囫圇吞棗。

    南音,古樸幽雅,節奏徐緩,委婉深情,是歷史悠久的古漢族音樂,素有中國音樂活化石之稱。據考證:是兩漢、晉唐、兩宋等朝代的中原移民把音樂文化帶到以泉州為中心的閩南地區,與當地民間音樂融合,形成了具有中原古樂遺韻的音樂形式。

    據介紹,泉州南音演唱形式室內室外不同。室內為右琵琶、三弦,左洞簫、二弦,室外反之,但都是執拍板者中間而歌,這與漢代“絲竹共相和,執節者歌”的相和歌的表現形式一脈相承。但為何室內室外形式不同,詢問多人,不得要領。伴奏的洞簫,稱尺八。一位年輕的日本作家大驚,說怎么與日本的名稱一樣?莫非來自日本?團長高井有一笑道,你說反了,日本的尺八,來自中國,你看完泉州三絕——茶藝、南音、木偶,就會明白日本文化來自何方。

    我第一次知道尺八,是在蘇曼殊的一首詩中: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那時不知尺八為何物,與日本年輕作家一樣,以為是一種日本傳統的民族樂器,洞簫的一種,后來陪小時候當過和尚的水上勉先生在中國旅行,向他請教,才對尺八的傳播史、尺八的今昔以及與佛教的關系略知一二。

    原來,尺八是中國傳統樂器,竹制,因管長一尺八寸而得名,音色蒼涼遼闊,唐宋時傳入日本。如今在日本奈良東大寺的正倉院里,仍保存著中國唐代傳去的八支六孔尺八?,F在日本流行的尺八為五孔,是鐮倉時代日本和尚覺心來中國杭州學禪期間,向同門居士學習吹奏帶回的,后來覺心創立普化宗,傳授技藝,將尺八吹奏融入修禪,稱之普化尺八。尺八傳入民間后,逐漸發生變化,對內徑和長度進行改造,音色更加完美,可吹奏古典樂曲,也能演奏現代樂曲,常與箏、三弦合奏,還可與西洋管弦樂隊、電子風琴合作。這種起源于中國的傳統樂器,南宋后,在中國逐漸流失,在日本卻得以保留發展,不僅傳承古樂,而且以嶄新的姿態,更加豐富的音樂形式,展現在現代觀眾面前。

    日本作家說,泉州有誘人的魅力,縱然是走馬觀花,也一輩子不會忘記。女作家下重曉子回國后撰文說:“從飯店的窗口,就能看到古老的街市。紅瓦屋頂上,屋脊兩端高高翹起,伸向空中。聽說屋脊的形狀是仿照燕子的翅膀和尾部而建造的。從福州去泉州的路上,在高速公路兩側的墻上,也畫著許多栩栩如生的燕子。泉州人不畏驚濤駭浪,漂洋過海,到世界各地謀生,之后衣錦還鄉。燕狀的屋脊,可能是他們決心榮歸故里的標志和信念吧?也許有一天,我也會像燕子一樣飛回泉州?!?/p>

    第二次是陪黎巴嫩作家代表團到泉州,訪靈山圣墓、伊斯蘭教清凈寺、九日山等。他們在阿拉伯人墓地徘徊良久,攝影留念。在博物館,他們看到了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圖泰游記的中譯本,駐足良久,驚嘆不已。白圖泰在元代到過中國,他稱泉州“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出錦緞與絲綢”,泉州港是“世界大港之一,甚至可以說是世界最大的港口,港內停泊大船百余艘,小船無數?!眻F長、詩人朱佐夫·哈爾卜說:“泉州是座有思想,有胸懷,充滿詩情畫意的美麗城市,使人流連,令人感動。我計劃明年來考察采訪,收集資料,寫一部描繪古代阿拉伯人如何在泉州安家落戶、生根發芽、建功立業的長篇敘事詩。我要告訴阿拉伯世界,在中國福建,有一片神奇的土地,有一個友好的城市,至今仍保留著我們先人的足跡,生活著我們阿拉伯人的后裔?!彼D過頭對我說,“屆時希望您也來,和我一起,欣賞泉州美景,品嘗泉州美味,體驗泉州生活,做幾天地道的泉州人?!蔽倚廊煌?。

    我是北方人,對南方的氣候很不適應。每次因工作到南亞訪問,熱乎乎的氣浪撲面而來,我就開始想念故鄉的風、故鄉的云。但到了泉州,不知為什么,不僅沒有焦躁,反而醺醺然,陶陶然,忘記了炎熱,忘記了疲勞,怡然自得,思來想去,似有所悟:泉州如酒,不管誰沉浸其中,都會如醉如癡,物我兩忘。

    泉州不大,但有浩然之氣。在經濟上,遠在宋元時代,就是一座開放的國際大都市。馬可·波羅在游記中說:“大批商人云集于此,貨物堆積如山,買賣的盛況令人難以想象?!蹦菚r,到泉州來經商、傳教、創業、長期居住的外國人數以萬計,到處可見外國人的宅第、店鋪、教堂、廟宇。瀕海開放的地理優勢,放眼世界的海洋思想,海納百川的廣闊胸懷,造就了泉州歷史的輝煌。但泉州人沒有躺在祖宗的燦爛業績中自我陶醉,自我欣賞,而是繼承發揚兼收并蓄博采眾長的創造力、精神和傳統,多元發展,自強不息,使泉州經濟至今仍發展強勁。

    在文化上,泉州自重自信。千百年來,多元文化在此和諧共處,并存共榮,形成了泉州獨具特色的地域文化。以宗教為例,泉州被稱為世界宗教博物館。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凡十幾種,都有石刻遺跡。在人類歷史上,宗教沖突,連綿不斷,釀成了一場場戰爭。但在泉州卻出現了奇跡,各種宗教相安無事,相互融合,形成了多種宗教并存的獨特風景。

    在風格上,泉州謙和而寧靜。它沒有唯我獨尊的霸氣,也無暴發戶的喧囂,但你從市井風情,行人的表情和腳步,名勝古跡,都能感受到它的自尊自愛,它的曾經滄海的淡定從容,它的洗盡鉛華的優雅和閑適,它的“此地古稱佛國,滿街皆是圣人”(朱熹)的超凡脫俗的氣象……

    中國有句老話,打鐵先得自身硬。自身不硬,就沒有自信,沒有力量把鐵鍛造成你所希望的形狀。這話套在城市上,似乎也適用。倘若泉州沒有靈魂,沒有志氣,沒有胸懷,也就沒有泉州歷史和現代的燦爛輝煌。

    泉州古稱刺桐城,但很遺憾,兩訪泉州,未見刺桐。

    據說,五代時,節度使留從效主政泉漳期間,加筑泉州城,沿城環植刺桐樹,使泉州成為被高大繁茂花紅似火的刺桐環繞的美麗城市。泉州人鐘愛刺桐,視之為象征吉祥富貴的瑞木,選為市花。但我晨起散步,尋找刺桐,詢問多人,皆茫然不知。

    下次再來泉州,一定選在刺桐盛開時節,在那熱烈火紅中,或可入物我同一之境?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