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溫暖的笑容(遇見)
    來源:人民日報 | 儲勁松  2021年08月14日09:06

    在安徽滁州西郊,車子過了南譙區珠龍鎮政府,進了北關村,我想要找人問路。怎奈路上車如流水,雨又下得大,好久見不到一個行人。終于遇到一位大媽,撐著傘正急急忙忙趕路。大媽頭發花白,面容和善,一看就是誠篤的人,向她問路準沒錯。

    一聽我要去村黨群服務中心,大媽立即熱情地說:“我帶你去,我正好要去那里辦事?!闭埶狭塑?,路上我問大媽貴姓,她說姓蘭。我腦子里閃出一個名字,問她是不是叫蘭家萍,她說,是的是的。

    來北關村采訪之前,我在新聞中看過她的事跡:善良農婦傾盡家財照料血友病養子三十余載,2019年被中央文明辦評為“中國好人”。這位蘭家萍,可是北關村的名人呢。

    因為與“中國好人”蘭家萍的巧遇,于我很陌生的北關村,忽然就親切了許多。后來,我和蘭大媽聊了很長時間,對她愈加敬重起來。

    三十六年前,一個7月的上午,蘭家萍和丈夫張蔡林各挑一擔新麥,去鎮上的糧站賣糧?;卮逋局?,他們在路邊的草地上,發現了一個男嬰。襁褓里的孩子,嗓子都哭啞了。兩口子那時還很年輕,都是二十九歲,已經育有兩個女兒。生性善良的蘭家萍抱起了孩子,那一瞬間,注定了他們要結一世的母子緣,也注定了他們整個家庭,馬上就要進入與病魔長期作戰的日子。

    撿了個孩子,兩口子欣喜不已,視同己出。雖然家境并不寬裕,但他們精心養育他。孩子活潑可愛,給他們帶來無窮的歡樂和希望。用蘭大媽自己的話說就是:“這孩子很聰明,很討人喜歡?!钡⒆尤龤q的時候,他們發現他的牙齦經常出血,皮膚也十分“嬌嫩”,輕輕擦碰一下,就會血流不止。

    兩口子把孩子送到滁州的醫院檢查,前后去了四次,一直沒能查出病因。當時,小麥才兩毛錢一斤,全家一年的收入只有一千多元。

    孩子的病不能不治,他們又把他帶到上海的大醫院。醫生做過全面檢查后,確診為血友病。

    蘭家萍夫婦文化程度不高,不知道血友病意味著什么。醫生解釋說,這是一種遺傳性疾病,患者有凝血功能障礙,身上一旦流血就止不住,需要長期輸血和治療,醫治費用高昂,且極難根治。兩口子一聽,頓時像掉進了冰窟窿,抱著孩子淚水縱橫。他們不知道是如何走出醫院,又是如何坐班車輾轉回到家的,腦子里只有一片空白。

    幾十年過去了,蘭大媽說到這些,臉上非但不見一絲愁苦,反而一直笑呵呵的。

    她說,孩子已經被丟過一次了,如果自己再拋棄他,他肯定活不下去。既然把他帶回了家,就一定要給他治病,把他撫養大。

    這么多年,為給這個孩子治病,兩口子沒日沒夜地勞作,興田種地,賣糧賣菜,農閑就到附近的工廠打短工。

    興許,命中注定他們就是一家人。

    有一回張蔡林帶孩子去輸血,醫院血庫里的存血不巧告罄。張蔡林當即擼起袖子,請醫生給自己驗血,發現兩人竟是同一血型。從此,父親就成了兒子的“血庫”。

    兩個女兒和兒子的感情也很好。孩子長到十歲時,看到姐姐背著書包去上學,鬧著也要去。蘭大媽擔心他到了學校,會磕磕碰碰,加重病情,但又很想實現他的心愿。左右為難時,兩個女兒自告奮勇,表示要每天背弟弟去上學。從此姐妹倆風雨無阻,輪流背弟弟出入校園。

    無數人問過蘭大媽:“你后悔不?”那天,我也問了同樣的問題。

    蘭大媽笑呵呵地說:“我從不后悔。再苦再累,我都心甘情愿?!?/p>

    她一直夸兒子孝順:“兒子對我們蠻好的?!?/p>

    她和丈夫在地里勞作,兒子心疼父母,主動為他們煮飯。說是煮飯,其實就是把米洗好,放到電飯鍋里。對于常人輕而易舉的事,對他來說卻特別艱難。因為血友病,他的關節運動非常不便。這些簡單的動作,他往往要做個把小時。為了給家里減輕負擔,他還學會了理發的手藝,在村里開了個理發店,直到病情加重,才關了店門?,F在,他又在網絡平臺上,出售家里種的草莓。

    蘭大媽說,兩個女兒前些年出嫁了,現在是老兩口和兒子一起過。她和老伴目前身體尚好,能種田能打零工,尚能照顧兒子,對他的治療從未間斷過。

    2012年,珠龍鎮和北關村給蘭大媽的兒子安排了低保,一個月有五六百元生活保障補助。2016年,他們又被納入精準扶貧的對象,在生活和醫療上得到幫扶。此外,鎮上還通過危房改造項目,給他們家蓋了兩間新房子。

    離開北關村好多天了,我時常想起蘭大媽,想起她說的話,“我吃干的他就吃干的,我吃稀的他就吃稀的?!彼樕蠒r時綻放的笑容,溫暖,純粹,那是她心底的善良與堅韌開出的花。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