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陳詩哥:童話國度和精神力量的構建
    來源:中華讀書報 | 郭艷  2021年08月13日09:18

    在文本世界中,兒童主體性外化為一個個具有古怪而獨特名稱的國家,內化為一個個擁有自身疆域的國王。

     

    《一個迷路時才遇見的國家和一群清醒時做夢的夢想家》,陳詩哥/著,二十一世紀出版社2020年11月第一版,35.00元

    古希臘著名的德爾菲神廟上刻有一條箴言——“認識你自己”。童話在某種程度上往往和本源認知相匹配,童言無忌卻往往能一語中的,童真和童心也在最為純粹性的維度與哲思相通。陳詩哥那本書名非常饒舌的書令人印象深刻,《一個迷路時才遇見的國家和一群清醒時做夢的夢想家》,在兒童主體性的角度呈現出對于自我認知的探究和感悟,在認知童年與成長的過程中,反觀成人世界的久已失落的本質真實。故事和成長相勾連,而想象力和故事之所以能夠建構兒童的主體性,在于童年記憶會深刻地影響一個人一生的成長。這本書通過四個層面揭示了記憶對于兒童主體性或者喚醒成人對于自己本心和來路的重新思考,集中體現出了陳詩哥童話創作的獨特性。

    在這本書所建構的童話世界里,作者摹寫了具有主體性特征的兒童,或者說書中的中國兒童是一種和成人世界相抗衡的獨立的主體性存在。在文本世界中,這種兒童主體性外化為一個個具有古怪而獨特名稱的國家,內化為一個個擁有自身疆域的國王。兒童在這里并非作為未成年的生命體,而是具有獨立意志的人。這種具有鮮明兒童性的主體人格特征迥異于成人世界的刻板和僵化,從而可以傲視成人世界的鄙陋與可笑。文本中的這種兒童主體性特征通過一個個童年故事呈現出來,在一個個關于童年的故事中講述了獨立意志的成長和成長的意義。

    相對于中國童年概念和兒童概念的晚熟,兒童的主體性在中國文化中也是模糊的,由此這本書對于有力量的鄉土童年的敘述恰恰在此維度上重構了中國兒童(尤其是鄉土經驗中的兒童)作為人的自足性和完滿性。相對于被說教和被訓誡的童年經驗和童年記憶,這種生機勃勃的童年是屬于原初意義上的中國鄉土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高度成熟的中華文化中并非沒有童年記憶和童年經驗,只是這種經驗更多在訓誡、規訓和規矩中走向沉默和失語。在文本所構想的國家和夢想家的心目中,只有成長才能有故事,或者說有故事的人都經歷過不平凡的成長。在不同的成長過程中,兒童不是單向度的美善個體,也不是標簽化的單純幼稚的未成年人,而是具有不同性格特征和成長方式的獨立的人,且是人之初純粹而率真的人。在文本中,作者通過一個游歷遠方的作家視角,講述爺爺的童年,也即是講述中國鄉土社會農耕文明中兒童的童年。在一個被成人社會高度遮蔽的時空中,講述兒童主體可能存在的空間,這是這本兒童文學非常獨特的地方。文本通過國王形象隱喻兒童主體性,這種具有中國人文價值特質的兒童主體性是可以和成人世界相頏劼,顯示出一種獨立人格以及這種人格所所展示的精神性力量。

    正如《鏡花緣》對于中國傳統文化之深愛一樣,這本書對于中國鄉土社會人倫風俗之美也充溢著深情。文本中對于各種王國的想象,帶著傳統意象飛翔在童話國度里。比如“貫胸國”的記載最早出自《山海經·海外南經》:“貫胸國在其東,其為人匈有竅?!毙乜谝粋€大洞貫穿腹背卻能安然無恙的生活,這在人族眼中是不可理喻的。再比如魚人國里的魚泡泡和魚露,各種花的王國和花朵之間的形狀聯系,等等。在這種想象中,各種變形和形狀特征的演繹和所要表達的倫理價值訴求互為表里,比如對于正義、和平、勇敢、環保、善良等等品質的彰顯。在這個文本中,作者重構了鄉土經驗中的中國童年,這個鄉土王國中,象征著兒童主體性的國家和國王都有著建構意義的新質。作者筆下的兒童人物是可以改變世界的,最起碼在童年的世界里,國王和他的疆土是可以根據自己的想象力任意變形的。所以“我爺爺”成為鄉土王國的國王,在他的王國里,行動的力量顯然是建立國王權威最為重要的特征。比如面對雞和鴨無法講道理,兩個沖動王國之間的戰爭,獨眼龍溪伯,甚至于找到了傳說中的風車國……面對王國大大小小的事物,“我爺爺”作為一個主體性很強的國王是非常有行動力的,這種行動力讓王國中的戰亂能夠化干戈為玉帛,人們在無數的爭執中依然和樂地生活著。而我的太爺爺和太姥姥都知道“我爺爺”很忙……這種非常罕見的長輩們對于兒童和兒童時光的理解與放任,無疑是屬于想象力范疇的。中國作家在面對鄉土的時候,可能更多敘述面對生存壓力的童年記憶,近現代中國兒童們面對物質的匱乏感可能會遠遠大于對于領地的巡視欲望。

    在陳詩哥想象的兒童世界中,兒童的風俗倫理價值和成人世界是趨同的,這種趨同性呈現出對于“好的世界”的期盼,從而完成童年王國在倫理風俗意義上的審美表達,體現出童年鄉土記憶中的人情美和人性美。在西方童話寫作中,往往會更多設置兒童和成人兩個世界之間的異質性,以兒童世界的純真質地凸顯成人世界的偽善、自私和邪惡。而在這個童話文本中,兒童和成人世界的價值和倫理訴求是趨同的,二者都是向著美善的努力。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