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抗戰時內遷長汀的廈門大學
    來源:北京晚報 | 陳滿意  2021年08月13日07:52

    1937年廈大私立改國立,薩本棟校長(前排左三)與私立廈大校長林文慶(前排左四)等在移交儀式上合影

    薩本棟

    當時長汀縣城全景

    抗戰期間,為了保住民族文化和教育人才,東北、華北及長江中下游淪陷區的諸多高等院校大規模內遷至西部各地。國立北京大學、國立清華大學、私立南開大學遷至昆明組建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同濟大學遷到李莊,武漢大學西遷樂山,東北大學遷至四川三臺縣,而地處東南的福建長汀,也有一所遷移到此的大學,繼續著文化的事業。那就是廈門大學。由此,它成為距離抗戰前線最近的一所大學。時任廈門大學校長薩本棟說:“我們必須要有一所中國的大學,屹立在敵人的面前!”

    一、日軍炮火轟炸學校被迫搬遷

    南洋華僑領袖陳嘉庚由于企業破產,廈門大學辦學經費難以為繼,便決定將廈門大學無償捐獻給國家。1937年7月1日,私立廈門大學正式被南京國民政府接管,改名國立廈門大學。

    7月6日,正在清華任教的著名機電專家、物理學家薩本棟被正式任命為廈門大學校長。時年35歲的他,成為全國最年輕的校長。薩本棟離開清華時,身邊的很多朋友都不理解。他的好友吳有訓就說:“當時我很奇怪,為什么他會去做校長,他對我說,‘我是福建人,陳嘉庚先生為我父親好友,我去任廈大校長,或可使廈大能更有發展,而且清華學生中人才輩出,我們應當慢慢退出,讓他們來補充’?!钡诙?,抗日戰爭全面爆發。

    7月26日,薩本棟正式接掌廈門大學。9月3日,廈大生物樓被日軍的炮彈摧毀,遷校計劃被提上日程。薩本棟認為祖國東南半壁的高等教育仍需維持,便決定將廈大內遷到閩、粵、贛交界的山城長汀。10月間,薩本棟去福州找時任省主席的陳儀商量,陳儀決定省政府撥給廈門大學的遷校經費5000元。

    長汀(古稱“汀州”)位于福建西部,武夷山脈南麓,南與廣東近鄰,西與江西接壤,為閩粵贛三省的古道樞紐和邊陲要沖,位于崇山峻嶺間,號稱福建西大門。漢代置縣,唐開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建汀州,成為福建五大州之一。自盛唐到清末,長汀均為州、郡、路、府的治所,史稱“阛阓繁阜,不減江、浙、中州”。

    《八閩攬勝記》一文介紹長汀時稱:“長汀為舊汀州府首邑,府治在焉,城垣修廣,甲于閩西,自閩侯省垣外殆無其匹?!焙蚊粝仍凇堕}西的門戶——長汀》一文中說:“(長?。┰谏焦榷方^之地,西鄰贛、吉,南接潮、梅,整個縣的面積,東西廣一百四十里,南北共袤二百零十里?!彼方煌ㄉ嫌雄唇ㄍ〗└闪髋c支流,縱橫貫通于全縣各區,流經上杭到達廣東汕頭入海,陸路則由連汀公路、汀瑞公路,可達連城、永安、龍巖、漳州、瑞金、贛州等地。

    汀州是一塊古老而神奇的土地。歷史上,客家人從中原遷徙到這里,在此扎根,與當地的少數民族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歷史文化。在漫長的客家人遷徙的歷史長河里,汀州作為第一個府治行政機關而存在,也是客家文化的發源地,所以被海內外客家人稱為客家首府。

    當時長汀盛產紙和木材,1942年秋末,李約瑟到達長汀,他看到當時廈大教授用長汀出產的紙制作圖標和對數坐標,盛贊這種紙“是福建人創造天才的一個例子”,并為這種紙“很少外銷到腹地各省”而惋惜。來自新西蘭著名社會活動家路易·艾黎留下了“中國有兩個最美麗的小城,一個是湖南的鳳凰,一個是福建的長汀”的贊譽,讓古城長汀走出大山,名揚四海。

    廈大選址長汀與時任教務長兼文學院長的周辨明有很大關系。周辨明(1891-1984)是著名的語言學家,早年生活在鼓浪嶼,1911年畢業于上海圣約翰大學,隨后在清華大學任英文教師。1921年受聘到廈大執教,歷任文學院院長、教務處處長、新生院院長兼外語系主任。

    廈門大學校長薩本棟委托周辨明去長汀聯系選址。周辨明的父親周之德早年在長汀一帶傳教,建立了良好的人脈根基,而教會的一些建筑還保存完好,可以用來做校舍,長汀很快被選定為廈大內遷的校址。

    從廈門到長汀行程800里,有關山阻隔,要渡過鷺江、九龍江及十幾條溪流,越過崇山峻嶺。1937年12月20日,廈門大學正式停課,經過三天的整裝,24日開始向長汀進發。

    首先,廈大的圖書、儀器、標本等物資,陸續從鼓浪嶼水運到漳州,再搬上岸運到漳州崇正中學校舍暫放,過后再運到漳州舊橋,裝上平底船,沿著九龍江西溪運到水潮(今南靖金山),再用卡車運到長汀。其次,師生也是到漳州崇正中學中轉,漳州校友承擔了師生的食宿接待任務。

    廈大239名學生,83名教職員工肩扛、手提行李和書籍,跨海渡江、跋山涉水走了整整23天才到達長汀。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師生員工全部安全到達,于1938年1月17日在長汀復課。所有圖書、儀器設備也趕在1938年廈門淪陷之前移出。當時廈門大學的辦學經費只有二十萬元,在國立各大學中倒數第二,僅比東北大學稍多一點。

    二、以清華的標準來辦廈大

    薩本棟接掌廈門大學前夕,曾告訴美國的友人,“想把這福建的唯一大學奠立個雄厚的基礎”,而且制訂了詳細的計劃。薩本棟的妻子黃淑慎曾經說,丈夫是“以他在清華的標準來辦廈大和教課的”,他努力把清華的一些好的傳統,移植到廈大。薩本棟堅持了清華的一貫做法:聘請學有專長的人任教,長汀時期絕大多數教授來自清華。動員這些大名鼎鼎的教授到長汀去,難度可想而知,薩本棟花費了不少腦筋。他寧可自己住在普通的宿舍里,也要把租來的飯店和新蓋的樓房讓給教授們住。

    薩本棟身為校長,在那個紛亂的時期,校務已十分繁忙,可是他始終堅持為學生授課,最多的一學期開設了5門課,每周都超過20個課時,是所有教師中課時最多的。石惠霞女士在所著《薩本棟傳》中說:“由于師資匱乏,薩本棟被稱為‘O型’代課者,缺什么課的教師,他就代上什么課,同時他也是‘萬能輸血者’,什么行政崗位缺人,他就親自兼任?!彼_本棟曾先后兼任過文學院院長、訓導主任等職。廈大教授鄭朝宗曾說:“薩先生精力過人,他當校長還兼管各種雜務,新建筑的藍圖是他設計的,興建時也由他親自監工?!毙@里有很多鮮花,薩本棟給每盆花編上號,早晨在校園里走一圈,哪盆花該澆水了,他都會及時把編號告訴花匠。

    薩本棟的堂弟薩師煊曾說:“他在廈門大學當了7年校長,除初去時帶了一個親戚當秘書外,沒有再引用我們家里一個親人。在招生上,他也是堅持原則,不徇私情。我們家中有幾個堂弟、妹多次投考廈門大學,因分數不夠,照樣未被錄取?!睋f,當時駐長汀的國民黨某軍軍長親自登門找他,要求讓其兒子免試入學。薩本棟委婉拒絕,表示歡迎他的兒子通過考試錄取后進廈門大學學習。國民黨海軍某部司令也曾寫信給他,以其兒子能錄取入學為條件,愿將所屬造船廠的機械設備送給廈門大學。薩本棟指著這位“慷慨”將軍的信對學校其他領導和教師們說,絕不能拿學校的規章制度做交易。

    當時學校規定,教職員不能搞裙帶關系,不能安插自己的親屬到學校里工作,當時女生很需要體育指導員,薩本棟的夫人黃淑慎就去當義務指導,她本是體育健將、標槍名手,也做過體育教師,但為了避嫌她沒有領取薪俸及任何津貼。盡管如此,她上體育課依然非常認真,且十分關心女生的健康和生活,幾年如一日。

    1942年10月,施蟄存的好友、曾任教于清華大學,與朱自清合稱“清華雙清”的浦江清由滬赴滇,西行昆明到西南聯大任教,途經長汀。施蟄存帶著浦江清參觀了廈大圖書館,浦江清看到此時的廈大圖書館藏書甚多,“西文書,凡語言、文學、哲學、歷史、醫學、生物皆富,物理、化學、數學書亦可,而關于中國文學之書籍亦多,出意料之外。據云語言、文學為林語堂,生物為林惠祥所購,故有底子。人類學書亦富。中文則叢書甚多,地方志亦不少,顧頡剛所購,金文亦不少。又有德文書不少,自歌德以下至托麥斯·曼均有全集。尼采、叔本華全集英、德文皆有。亞里士多德有最新之英譯本?!?/p>

    薩本棟在炸毀的校舍前

    1940年11月,陳嘉庚(右)與薩本棟(左)合影于長汀

    三、大師云集:施蟄存、林庚都曾在此任教

    薩本棟竭力招聘優秀師資,充實教師隊伍,1941年廈大51名教授中,有47名來自清華大學。那是個大師云集長汀的時代,不少專家學者、博學鴻儒都曾執教廈大講壇,經濟學家王亞南、黃開祿,物理化學家傅鷹、蔡鎦生、謝玉銘,作家和翻譯家施蟄存,詩人和文學史家林庚,數學家方德植,還有知名教授黃中、朱家炘、張稼益、葉蘊理、李笠、余謇、吳士棟、李培囿、張文昌……名師云集,星光熠熠。名師大家深入教學一線,為學生授課。

    著名文學家、翻譯家、教育家施蟄存應薩本棟之邀任廈門大學中文系副教授,薪水二百八十元。1941年7月,施蟄存到了長汀。剛到長汀的第三天就到南寨去散步,從此喜歡上了南寨。南寨是長汀郊外的一個大樹林,自從廈門大學遷到長汀之后,那里成了一個公園。施蟄存在《栗和柿》一文中寫道:“我到這個小縣城里的第三天,就成為日常到那里去散步的許多人中間之一了。也許,現在我已成為去的最勤的一個了?!?/p>

    1943年,施蟄存從長汀飯店臨時住所搬遷到北山山麓新建成的宿舍,北山原名龍山,因位于長汀的北部而被稱為北山。山上花草繁茂,風景宜人,山高三百余米,山頂有高僧住持北極閣。登高遠眺,則汀江如帶,東西塔山如礪,使人不禁精神振奮。北山有百余株楓樹,無數的杜鵑。春天滿山花朵,笑臉迎人;秋來楓葉如火,燦爛奪目。不少教授都是在北山山麓的宿舍里完成了著作。

    施蟄存的宿舍含有三間,書房開窗即見使人心曠神怡的北山。因每天面對北山備課或治學,心中頗為恬適。因此施蟄存將書房命名為“北山樓”。其后,施蟄存雖然移居多處,又返回上海,但書房名是一以貫之,從中年一直使用到晚年,長達60多年。即使是“文革”時期,也僅僅把“樓”改為“板屋”,仍冠以“北山”,“北山”也是他最常用的筆名或者書名,如《北山四窗》《北山散文集》《北山樓詩》等,以懷念在長汀時,居住在北山腳下,與北山美景晨夕相伴,難以忘懷的生活。

    上課之余,施蟄存曾搜集碑拓,遇到喜愛的就以自己微薄的薪水節衣縮食而購得。此外還留意鄉邦文物,他對長汀客家人在宋明時期留存下來的民居、土樓、圍屋甚至青磚青瓦、鏤空雕刻都非常感興趣。施蟄存還經常與同事、學生一起到附近的山川、寺廟等景點踏青、旅游。學生歐陽懷岳曾跟著他和李笠、龔達清等先生一起十一人浩浩蕩蕩到通清巖、石燕巖等地游玩,登頂后,施蟄存還特意繞高巖一周,而李笠、龔達清兩位教授則在山頂伸展拳腳,龔達清還自云力能生風。

    一日,施蟄存在授課后閑步市集,遇有虎肉出售,便購得一臠,煮熟后盛了一碗送給李笠品嘗,并附《汀州市上得虎肉自烹之以一臠餉李雁晴媵以小詩》:“乙威遽失葭中勢,九沸翻成席上珍。遣與一臠堪左胾,槐齋食譜門尖新?!?/p>

    過一日,李笠回贈一詩以謝,《蟄存詞長饋虎肉詩以謝之》:

    “腥風昨夜襲行廚,別館驚逢席上腴。理疾但教嘗一臠,(余患胃疾,屢思食虎肉,未果。)假威誰復問群孤。斑摧匕箸歡捫腹,色變笑談怕捋須。多謝愚山相饋贈,助吾詩思益吾迂?!?/span>

    中學畢業的經史專家李笠在1941年秋再度回到位于長汀的廈門大學執教,并任中國文學系主任。學生歐陽懷岳在1942年第1期《贛友》發表的《關于廈大文學院》一文中寫到李笠時說:“李先生曾歷任中州、武漢、中山等大學文學系教授、主任,及中山大學研究院文科主任等職,著有《史記訂補》等書,并任本校教授。最近始由中山大學來汀,現所開課為文字學、尚書訓詁學。當李先生尚仆仆旅途中時也,吾人幾昕夕延應以守之?!?/p>

    沈建中為施蟄存編輯《北山談藝錄續編》的時候,施先生特地拿出李笠《蟄存詞長饋虎肉詩以謝之》一詩手稿,交代要收在書中。他在《憶雁公贈詩》中說:“雁公為一代學問家,老人辭世已多年,如今卻鮮為青年學人所提及,故檢出雁公昔年贈余墨跡,重溫舊誼,并供刊布,聊表懷念之忱?!?/p>

    現代詩人、古代文學學者、文學史家林庚當時也在廈大任教,一位1946年級的廈大電機系學生這樣寫道:“在長汀學習過的校友,大多都會記得林庚教授。高大的身軀,白皙的面孔,稍胖一些,常穿著長衫,一副斯文的神情,但也?;钴S在籃球場上,打前鋒的,常常表演出沿底線過人突破,完全變了另一個人似的?!?/p>

    林庚在廈大主要講授“中國文學史”、“歷代詩選”和“新詩習作”等課程。曾幫助愛好新詩的同學們組織了一個“少年詩社”。該社印有精美的詩箋,詩箋簿的扉頁上醒目地印著林先生題寫的“白騎少年近日歸”七個剛勁有力的字?!鞍昨T”是林庚少年時常用的筆名。在廈大的這段時間里,由于林庚先生把主要精力用在教學與科研上,寫詩“成了業余的生活”,但他也未曾中斷自己的詩歌創作,他說他開《新詩習作》課程,“也是為了爭取更多的寫詩條件”。這階段寫的詩歌,除了發表在《文藝先鋒》和《巨圖》兩個副刊之外,據林庚先生在《〈林庚詩選〉后記》中說,有一些詩稿交給了當時的廈大學生后來的“九葉”詩人杜運燮從長汀帶到昆明。

    在這期間,林庚最重要的成果自然是那部充滿創造性和個人特色的《中國文學史》。這部文學史是他給學生上課的教材,1941年曾由廈大出版組以油印本裝訂成書。

    1944年,施蟄存與長子在長汀

    四、終于辦成“加爾各答以東第一大學”

    當時的長汀并不是一方凈土,時常遭到敵機的轟炸。據《申報》報道,到1940年9月,廈大建成防空洞十三所,可容納1300人左右,除供全校學生和教職員工使用外,還可容納部分附近的居民。1942級的校友李俊賢曾撰文說:“警報響了,同學們都鉆進防空洞里去,但我們總看見他在洞外巡邏,如果有人以為飛機還未來便爬上半山游玩,他是立刻就罵起來的。同學們讀書成績不好,他是絕不罵的,但這時候無論對誰一點也不留情?!逼鋵?,這種罵,何嘗不是薩本棟對學生關愛的一種體現。為了躲避日軍的轟炸,有一段時間,廈大把上午上課時間改為六點到十點,下午上課時間改為四點到七點。

    當警報響起時 ,大 家都往防空洞跑。施蟄存說:“為了躲避敵機轟炸 ,全 校師生一起在山腳下打 洞 ,挖空洞。校舍在山下 ,每 逢空襲警報一 響 ,中文系師生群趨山上蒼玉洞,踞巖穴間,議論上下古今,我有時帶著書看?!?/p>

    廈大遷到長汀后選址專署舊址,除廈門大學外,當時福建省立高級工業職業學校也遷入,當時長汀還有省立長汀中學、長汀縣立中學以及僑民師范、省立高級工業學校等,其他機關、部隊、銀行、商店都先后涌入長汀,一時長汀城關人口劇增到10萬人左右?!昂透=ǜ骺h比較起來,長汀可以驕傲地說是一座文化城”(錄黃希堯《抗戰后方的長汀》語),氣象為之一新。

    廈大師生初到長汀時,“初來時街市蕭條,盡是一片荒涼景色,令人有避地桃源之感??墒菑B大來后的兩年多,面目就大非舊觀了”(引自浩雄《國立廈門大學在長汀》)。當時的長汀成了戰區的大后方,又因處于閩贛交通要道,所以到的人多,經過的人也多。當時的長汀有大學、中學六所,十五所普小,此外還有六十個戰時民眾夜校,書局七家,民治日報、中南日報報館兩家。由于學校和沿海一帶疏散的工人遷入,長汀城“更見百倍繁榮”。當時的媒體稱:“可是長汀城像井水一樣的靜穆,人口多,但沒有一點戰時的觀感,除非‘放警報’以外,城里是難得有緊張的空氣,歡樂的事情也只有迎神和賽會時才撩起一股興兒”。這些都使長汀一改教育落后的面貌,一時間讀書上學蔚成風氣,偏僻的山村也出了不少大學生,影響至為深遠。

    當時的長汀還吸引了諸多的國際人士的關注,英國駐華大使館文化聯絡員蒲樂道、秘書蓋治及英國皇家空軍上校奧克斯福特等都先后到廈大參觀。

    廈大在長汀幾年中教學質量很快提高,聲譽日漸上升。在1940年和1941年國民政府教育部舉行的全國大專以上學生的學業競賽中,廈門大學參賽學生連續兩屆蟬聯全國第一,國民政府教育部全國通令嘉獎。當時的廈大被稱為屹立在粵漢線以東,浙贛線以南唯一的一所最高學府。廈門大學在長汀堅持辦學八年,是廈門大學教育事業發展壯大的八年:在校學生至1945年增加至1044人,院系由原來的3院9系發展到4院15系。

    美國地理學家葛德石1944年訪問長汀廈大后,對廈大的辦學極為贊揚,認為“廈大為加爾各答以東第一大學”。廈門大學在國內和國際上獲得了自己應有的地位和聲譽,實現了“南方之強”的理想。

    陳嘉庚對遷到長汀的廈門大學也是念念不忘。1940年11月9日,陳嘉庚帶領南僑慰勞團回國慰問時,曾專門去長汀視察,對廈大師生的生活給予了肯定。他在《南僑回憶錄》中說:“廈門大學自七七啟釁后,已知廈門危險,準備他遷,及‘八一三’上海開戰后,即將重要圖書儀器,及理化各物裝妥箱內,移存鼓浪嶼。及全校移往長汀,則陸續運往,尚有一部分未運去,比之他省諸大學遷移,書物有喪失殆盡者則為幸多矣,雖各器物未能完備,且戰后又艱于添置,然比其他諸大學可無遜色,校舍系將舊有寺廟,草率添建權用,尚幸略可維持,近處空地頗廣,擬再擴充學生,及增加他科。其時,學生六百余名,來學期擬添辦電工科,至各種畢業生,多有出路,未畢業之前,多省已來聘定?!碑厴I生在未畢業之前,已被多省聘定,這是對廈門大學辦學成功的肯定和莫大的支持。

    薩本棟在1942年就曾提出過辭職,想專心著述,但由于廈大師生和各界的極力挽留,薩本棟最終沒有離開。直到1944年薩本棟才真正離開廈門大學。

    廈門大學與閩西的一座小城長汀在抗戰烽火中煉就了一段不朽情緣。廈門大學在長汀的8年間培養出了國家科學院和國家工程院院士15人、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1人、大學校長6人,海內外著名的專家、學者、教授、企業家數百人。山城長汀成了很多學子念念不忘的第二故鄉。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