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十七年工業題材長篇小說的重要收獲 草明李云德與《沸騰的群山》
    來源:北京晚報 | 楊慶華  2021年08月13日15:55

    新中國成立后十七年,反映工業建設的長篇小說是文學創作的一個相對薄弱的壞節,有影響的作品鳳毛麟角。艾蕪的《百煉成鋼》(1957年)、草明的《乘風破浪》(1959年)和李云德的《沸騰的群山》(1965年)是十七年工業題材長篇小說的重要收獲。這三部反映新中國鋼鐵工業恢復發展的作品,是艾蕪、草明和李云德在鞍鋼深入生活后創作出來的。李云德的《沸騰的群山》,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在讀者中產生過廣泛影響,極一時之盛。李云德是工人作者,是老作家草明在鞍鋼工作期間所辦工人文學講習班的學員。草明的文學講習班培養了兩百多名工人作者,李云德就是從講習班走上了文學道路。

    草明是新中國工業文學的拓荒者,她的長篇小說《火車頭》(1950年)是較早從工業建設和工人生活領域汲取創作素材的作品。1959年,草明在鞍鋼深入生活期間,創作了長篇小說《乘風破浪》。1961年,北京人民藝術劇院(以下簡稱北京人藝)將《乘風破浪》改編成話劇,朱琳、藍天野、梅阡、梁秉堃負責劇本創作,歐陽山尊和夏淳聯合導演,北京人藝的很多老演員參加了演出,包括:平原、張瞳、藍天野、蘇民、刁光覃、韓善續、田沖、周正、方琯德、楊薇、狄辛。作為編劇之一的劇作家梁秉堃在接受筆者訪談時,回憶了當年上演《乘風破浪》的點滴情況:“這個戲是劇院的黨委書記趙起揚親自抓的,配合形勢是北京人藝的傳統,草明寫的《乘風破浪》是反映大躍進時期工業戰線的小說,當時很有影響,我們就動手改編了。我們和導演幾次去鞍鋼體驗生活,在鞍鋼見到了草明。草明是老作家,延安干部,在鞍鋼掛職,對鞍鋼非常熟悉,和工人打成一片。草明人很謙虛,她給我們講小說的創作情況,講鞍鋼的發展,對我們寫劇本很有啟發。我們也和鞍鋼的領導和工人們一起座談。這個戲上演后還是挺轟動的,我們請草明看了演出,草明很高興,感謝我們把她的小說搬上人藝的舞臺?!?/p>

    北京人藝老演員朱琳也是《乘風破浪》的改編者之一。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朱琳刁光覃夫婦和草明都住在三里屯南35樓,是門對門的鄰居。草明的外孫詹文清是筆者的高中同班同學,從小和草明生活在一起,詹文清回憶說:“我姥姥是左翼的(作家),可能很早就在上海和朱琳刁光覃認識,后來朱琳他們改編《乘風破浪》。我們兩家人相處得很好?!惫P者上學的時候,也住在三里屯,經常在詹文清家見到草明。草明那時候快70歲了,滿頭銀發,身板硬朗,知道外孫的同學來了,草明總要出來和我們聊幾句,都是鼓勵的詞兒,就是希望我們能接好班。

    培養工業文學的接班人,草明傾注了一生的智慧和心血。上世紀五十年代,草明在鞍鋼第一煉鋼廠當了三年副書記,扎根鞍鋼十年。到鞍鋼的第二年,草明就辦起了工人文學講習班,每周用兩個晚上和星期日全天,輔導工人進行業余創作。每期二十人,學習年限一年,培養了兩百多名工人作者。工人作家李云德,當年就是講習班的學員。李云德只有小學文化水平,后來寫出了94萬字的三卷本長篇小說《沸騰的群山》,草明功不可沒。在李云德的心目中,草明是令人尊敬的長者,更是誨人不倦的恩師。1965年12月,《沸騰的群山》(第一部)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草明看后,稱贊說:“寫得有味道”。

    《沸騰的群山》(第一部)寫的是解放戰爭時期東北工業戰線上的斗爭生活。小說對礦山恢復生產過程的描寫,毫無枯燥乏味之感,是因為作者沒有過多地去描寫生產過程,而是將修復五號大井過程的描寫與生活斗爭、刻畫人物形象有機地結合起來,多方面表現人物的性格,生動地刻畫了蘇家父子(蘇福順、蘇萬春)、林家父女(林大柱、林秋妹)、古家父女(古尚清、古月娟)這兩代工人形象。

    《沸騰的群山》吸引人,還因為它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展現了十分廣闊的生活畫面?!耙痪潘陌四昵锾斓囊粋€傍晚,副營長焦昆帶領兩連解放軍,開赴遼南孤鷹嶺礦”,小說一開頭,就把讀者帶到尖銳復雜的斗爭生活中。既有對國民黨殘匪的斗爭,又有對暗藏特務的斗爭,既有對各種錯誤思想的斗爭,又有對大自然的斗爭。小說主人公焦昆,是作者著力塑造的礦山領導干部,作者并沒有把這個人物的思想感情簡單化,沒有將他拔高為“高大全”的形象。小說第六章的一段描寫,就是讓人物在矛盾沖突中呈現自己的行動和思想,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焦昆一動也不動,挺直站在那里,兩眼注視著岳營長。岳營長見他那模樣,便向他說:“老焦,你發什么呆!唐礦長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嗎,你對礦山的情況較熟,礦山很需要你,上級決定把你留下來建設礦山,咱們要分手了!”

    焦昆沒料到唐礦長有這一手,他感到很突然,一時轉不過彎來,憋得臉色通紅,跳過去抓住岳營長的手說:“這太突然啦·怎么能……”

    焦昆急了,直想騎上岳營長的馬,去找首長談談??墒窍氲杰娙艘獔詻Q執行命令,便克制著沒有動。

    戰馬在地上打個滾,站起來抖抖鬃毛,吐吐打著響鼻。

    《沸騰的群山》在讀者中產生廣泛影響,還有一個原因,就是1971年小說(第一部)再版時,發行量巨大。1975年,北京電影制片廠將《沸騰的群山》搬上銀幕,演員張連文飾演焦昆,這是張連文繼影片《艷陽天》和《創業》之后,首次飾演軍人,成為那個年代銀幕上的“工農兵第一人”。張連文生前接受筆者訪談時,回憶說:“這個電影(《沸騰的群山》)受‘三突出’的影響,把小說中好的地方都改掉了,學習樣板戲的創作經驗拍故事片,正面人物都是無產階級英雄形象。這個電影有看頭的地方是安震江(著名反派演員安震江在故事片《沸騰的群山》中飾演特務周彪),安震江一出場,戲都在他身上”。

    1973年10月,小說《沸騰的群山》第二部出版,1976年9月,《沸騰的群山》第三部出版。第二部和第三部過多強調路線斗爭,塑造人物受到“三突出”的影響,出版后反響平平。

    2004年,小說《沸騰的群山》(第一部)入選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國當代長篇小說藏本”叢書。2021年,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北京聯合出版公司推出百部紅色經典叢書,李云德的長篇小說《鷹之歌》和《沸騰的群山》(第一部)入選。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