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新時代 新文學 新坐標 ——總序“新坐標書系” 
    來源:文藝報 | 楊慶祥  2021年08月13日09:20
    關鍵詞:新坐標書系

    “新坐標書系”是一套大型當代青年作家研究資料叢書,叢書第一輯收入24位作家,包括魯敏、李修文、喬葉、梁鴻、張楚、張悅然、笛安、雙雪濤等。每位作家單獨成卷,收入其重要作品、重要評論、訪談對話等。 該叢書由批評家楊慶祥擔任總主編,由一批“80后”“90后”青年批評家、學者擔任分卷主編。叢書的目的在于全面展示當下青年寫作的力量,為進一步的深入研究奠定基礎。該叢書首輯6本已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后續將繼續推出,預計出版50本左右。

    編一套青年世代作家的書系,是這幾年我的一個愿望。這里的青年世代,一方面是受到了阿甘本著名的“同時代性”概念的影響,但在另外一方面,卻又是非?,F實而具體的所指??傮w來說,這套“新坐標”書系里的“青年世代”指的是那些在我們的時代創造出了獨有的美學景觀和藝術形式,并呈現出當下時代精神癥候的作家。新坐標者,即新時代、新文學、新經典之涵義也。

    這些作家以出生于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為主。在最初的遴選中,幾位出生于60年代中后期的作家也曾被列入,后來為了保持整套書系的“一致性”,只好忍痛割愛。至于出生于上世紀90年代的作家,雖然有個別的出色者,但我個人認為整體上的風貌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那就只有等后來的有心人再續學緣。

    這些入選的作家都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新青年。魯迅在1935年曾編定《新文學大系小說二集》,并寫有長篇序言,其目的無非是為了彰顯“白話小說”的實力,以抵抗流行的通俗文學和守舊的文言文學。我主編這套“新坐標書系”當然不敢媲美前賢,但卻又有相似的發愿。出生于70年代以后的這些作家,年齡長者,已近50歲,而創作時間較長者,亦有近30年。他們不僅創作了大量風格各異,藝術水平極高的作品,同時,他們的寫作行為和寫作姿態,也曾成為種種文化現象,在精神美學和社會實踐的層面均提供著足夠重要的范本。遺憾的是,因為某種閱讀和研究的慣性,以及話語模式的滯后,對這些作家的相關研究一直處于一種“初級階段”。具體來說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單個作家作品的研究比較多,整體性的研究相對少見;第二,具體作品的印象式批評較多,深入的學理研究較少;第三,套用相關的理論模式比較多,具有原創性的理論模式較少;第四,作家作品與社會歷史的機械性比對較多,歷史的審美的有機性研究較少;第五,為了展開上述有效深入研究的相關史料的搜集、整理和歸納闕失。這最后一點,是最基礎的工作,而“新坐標書系”的編纂,正是從這最基礎的部分做起,唯有如此一點一點的建設,才能逐漸呈現這“同代人”的面貌。

    埃斯卡皮在《文學社會學》里特別強調研究和教學對于文學“經典化”的重要推動。在他看來,如果一部作品在出版20年后依然被閱讀、研究和傳播,這部作品就可以稱得上是經典化了,這當然是現代語境中“短時段經典”的標準。但是毫無疑問,大學的教學、相關的碩博論文選題、學科化的知識處理,即使是在全(自)媒體時代依然發揮著不可替代的歷史化功能。編纂這部書系的一個初衷,就是希望能夠為大學和相關研究機構的從業者提供一個相對全面的選本,使得他們研究的注意力稍微下移,關注更年輕世代的寫作并對之進行綜合性的處理。當然,更迫切的需要,還是原創性理論的創造?!拔逅囊淮苯柚鷨⒚珊蛧裥岳碚?,“十七年”文學借助“社會主義新人”理論,“新時期文學”借助“現代化”理論,比較自洽地完成了自我的經典化和歷史化。那么,這一代人的寫作需要放在何種理論框架里來解釋和豐富呢?這是這套書系的一個提問,它召喚著回答,也許這是一個“世紀的問答”。

    書系單人單卷,我擔任總主編,各卷另設編者。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所有的編者都是出生于80年代以后的青年評論家、文學博士。這是我有意為之,從文化的認領來說,我是一個“五四之子”,我更熱愛和信任青年,即使終有一天他們會將我排斥在外。

    書系的體例稍作說明。每卷由四部分組成。第一,代表作品選。所選作品由編者和作者商定,大概來說是展示該作者的寫作史,故亦不回避少作。長篇作品一般節選或者存目。第二,評論選。優選同代評論家的評論,也不回避其他代際評論家的優秀之作。但由于篇幅所限,這一部分只能是掛一漏萬。第三,訪談。以每一卷的編者與作者的對話為主體,有其他特別好的訪談對話亦收入。第四,創作年表。以詳實為要旨。

    編纂這樣一套大型書系殊非易事。整個編纂過程得到了各位編者、作者和江蘇文藝出版社的大力支持,尤其是張在健社長和編輯李黎的大力支持!在此向付出辛苦勞動的各位同代人深表謝意。其中的錯訛難免,也懇請讀者和相關研究者批評指正。記得當初定下選題后,在人民大學人文樓的二樓會議室召開了第一次編務會,參會的諸君皆英姿勃發,意氣風揚。時維夜深,盡歡而散。那一刻,似乎歷史就在腳下。接下來繁雜的編務、瑣屑的日常、無法捕捉的千頭萬緒……當虛無的深淵向我們凝視,諸位,“為什么由手寫出的這些字/竟比這只手更長久,健壯?”生命的造物最后戰勝了生命,這真是人類巨大的悖論(irony)呀。

    不管如何,工作一直在進行。1949年,作家路翎在日記中寫道:“新的時代要浴著鮮血才能誕生,時間,在艱難地前進著”。而沈從文則自述心跡:“我不向南行,留下在這里,為孩子在新環境中成長”。70年彈指揮間,在這套“新坐標書系”即將付梓之際,我又想起前蘇聯作家帕斯捷爾納克的一首詩《哈姆雷特》:

    喧嚷嘈雜之聲已然沉寂,

    此時此刻踏上生之舞臺。

    倚門傾聽遠方裊裊余音,

    從中捕捉這一代的安排。

    敢問,什么是我們這一代的安排?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