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鶴蜚《熱血在燃燒》:重筆書寫“大三線”
    來源:文藝報 | 趙憲臣  2021年08月13日09:19

    鶴蜚的《熱血在燃燒——大三線崢嶸歲月》(十月文藝出版社)真切地呈現了大三線建設那氣勢磅礴、波瀾壯闊以及影響深遠的歷史。作家恰切精微地處理了宏觀視野與微觀視野的關系、全局的面與局部的點之間的關系,并且在歷史與現實、三線一代與三線二代之間的傳承與接續上有著時空上的縱深和延展。

    大三線建設由于曾經在歷史上屬于保密工程,鶴蜚要重新使大三線建設浮出歷史地表,就必須在宏觀視野上理清這一戰略決策的出臺及實施過程,讓讀者對大三線建設有一個宏觀的全局的以及面上的把握和了解。事實上,鶴蜚對這段歷史的爬梳相當見功力,既做到了高度凝練的概括性,又有自己的精準掌控。她抓住了上世紀50年代大三線建設前期“地質勘探”這一關鍵,在對勘探隊員勘探故事的書寫中,打響了大三線建設的前哨戰,那山上的鉆塔就預告著塵封已久、儲量豐富的礦藏即將被三線建設大軍開采。在以宏觀的全局的視野觀照之后,圍繞六盤水展開的大三線建設也呼之欲出,這就涉及到微觀和局部的點之書寫。在作品中六盤水這個局部的點是作為大三線建設的縮影而被作家所關注,以這個局部的點來折射整體的“大三線”,于是一幅“好人好馬上三線”的壯景在作家的筆下徐徐展開。

    六盤水是大三線建設催生出的城市,寫這個城市的崛起,也是在寫大三線建設,為此,鶴蜚一頭沉入六盤水市進行全方位采訪,在抓取鮮活的第一手材料后,她通過許多親歷者的講述,以作家口吻敘述出大三線故事,組構起了報告文學的主體框架。其中突出了一些人物、史實、事件,充滿了普通參建者們的家國情懷。這些大三線建設者們心懷祖國、心懷理想信念,戰勝了各種艱難困苦,“先建設,后生活”就是他們建設大三線最初的選擇。他們大多是從生活條件較好的地區,向生活條件極差的西部地區轉戰,是一次人生的大遷徙,是一次命運的大逆轉,終使西部蒼茫群山里的鋼鐵煤炭源源流出,并帶動了新城六盤水的崛起。鶴蜚的報告文學寫作向來致力于鑄塑靈魂,這次她所鑄之魂是大三線人艱苦創業、甘愿奉獻的精神。

    為使大三線報告文學更具穿透力,作家在歷史與現實的延續方面拓展開來。大三線那段歷史并沒有被塵封在歲月深處,當下現實中六盤水市大三線建設歷史遺跡,以大三線建設為主要內容的展覽館、博物館、紀念館等也應運而生,向世人展示著那段西部開發史。作家還更側重于大三線精神在三線一代和三線二代之間的傳承,許多三線二代都在作家的書寫中表現出對老一輩艱苦創業者的敬仰和仿效,他們踐行當年的大三線精神,接過父輩手中的接力棒投身于祖國建設事業中,做出了屬于自己的新貢獻??梢哉f,這部報告文學體現了歷史與現實的打通、父一輩與子一輩的傳承。這樣的書寫說明作家深刻洞悉了大三線建設的歷史,真正走進了大三線人的精神世界。

    在形式營造上,作者靈活運用了變體文字與主體敘述之間的相互勾連,在每個章節標題和小標題下都附有一段提要似的變體文字,這些變體文字或補充、或說明、或抒情、或感慨,與主體敘述之間構成了必要的呼應和相互印證,同時也具有增添報告文學藝術審美之效。

    在代后記《尾聲——記住來時路》中,“記住來時路”也是作家的一種雙重表達,既表達著作家要記住從大連駕車赴六盤水采訪的漫長來時路,也表達著要記住共和國建設的艱辛來時路,這個艱辛來時路自然也包括將西部大開發提前了50多年的大三線建設。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