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世界上最美的臉”
    來源:光明日報 | 蔣巍  2021年08月13日07:48

    如果沒有人民衛士的忠誠守望,所有命運都將停在一萬個創業計劃和人生夢想之外。

    ——題記

    穿上軍裝,就意味著奉獻和犧牲。數天后,從昏迷中醒來的謝曉暉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戰友。他喃喃問:“小戴呢?”

    高大威猛,渾身黝黑,滿身飄飛著紅色的火焰。

    他從福建三明市血染的革命史中轟轟烈烈地站立起來,從千百萬烈士的身邊頑強地站立起來,從大爆炸的烈火濃煙中英勇地站立起來,從九死一生的病床邊奇跡般站立起來。本來,他只能死。所有的醫護、親人、戰友走出病房時,都淚流滿面地覺得他回不來了,當烈士了。但他把牙咬得嘎嘣響,日夜與死神比賽瞪眼,看誰先眨眼?他就是不眨眼——因為眼瞼燒沒了。許多年,他吃飯會流血,睡覺會流血,走路會流血。整整17年,他活成一尊血跡斑斑、鋼澆鐵鑄的雕像。

    一個高高大大的陽光大男孩,如今周身疤痕成了他的“生命之盾”。給新兵作報告時,他拿出幾張年輕時的照片:“當年這個顏值和身高,一般人比不了吧?”新兵們揩揩眼淚哄堂大笑。他又說:“我是一個活體標本。從受傷到今天,恰好完成了人類進化史的全過程,因為我的新生是從學習猿猴開始的?!庇忠魂嚭瑴I的大笑。

    他的來路其實一帆風順。1977年生于福建漳平一個礦業工程師之家,1995年考入福建農林大學。一米八七的大個子,劍眉朗目,英氣逼人,總是呼嘯在籃球場上。大學同班女生劉惠芬溫婉秀麗,身材嬌小,步態輕盈得像離地三寸的仙子,同學們都說兩人是“金童玉女,絕配!”謝曉暉第一次求愛就很吹牛:“我想一生一世抱著你走路,不讓你沾一星微塵?!碑敃r大學不許談戀愛,“我入黨因此晚了好幾年”,曉暉笑說。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曉暉一直覺得自己天生就是當兵的料。1999年大學畢業,他第一個報名入伍,被分配到三明市永安消防大隊,先后任排長、作戰參謀,授中尉軍銜,負責防火教育、火災調查、檢查地方防火設施和安全舉措等。

    三明市,一片熱血激蕩的紅土地。戰爭年代是毛澤東、朱德親自領導開辟的中央蘇區核心區域之一,也是紅軍長征四個出發地之一。紅軍上路不久,即遭遇慘烈的湘江之戰。三明地區3萬多人參加紅軍,其中1.12萬人參加長征,到達陜北后,僅幸存76人,“共和國烈士英名錄”中三明籍紅軍烈士6610人,還有數千烈士沒能留下姓名,史稱“絕命后衛師”。黨中央和紅軍主力突圍以后,當地老百姓哭聲動天,埋葬了成千上萬的親骨肉。民間由此傳開一句沉痛的話:“三年不飲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魚?!敝x曉暉下基層檢查防火工作時,被這句民謠震哭了。后來他對妻子說,對戰友說,對新兵說,說一次哭一次,眼淚里全是火焰。從此他認定,“你穿上軍裝,就意味著奉獻和犧牲”。入伍后,謝曉暉經歷了上千起搶險救災,和戰友們搶救了上百群眾,多次把衣兜掏空捐給受災群眾。每逢出警,他第一個沖出營房、跳上戰車,第一批沖到火場。5公里長跑訓練、爬繩攀梯、負重登樓,大個子能把第二名甩出老遠,滿臉汗水笑得特別陽光,戰友們都喜愛地叫他“謝高參”或“暉哥”。

    災難雖使人類成長,卻常常令人猝不及防。2004年7月26日,烈日炎炎。上午10時許,永安消防大隊突然警鈴大作,一家中型民辦蚊香廠發生火災!官兵們全體出動,趕到烈焰沖天的現場。作戰參謀謝曉暉主要負責火場調查,他一邊登上廠房二樓觀察火情,一邊大聲呼叫工人們趕緊撤出。當他下到樓梯一半時,一聲巨響,對面存有大量易燃易爆原料的庫房轟然倒塌,劇烈的粉塵爆炸把他卷進滾滾火浪。他三步兩步躍下樓梯準備向外沖,但發現入伍不到半年的戰友戴勇林躺在廠房地上昏迷不醒,身上壓滿磚頭石塊。曉暉飛跑過去用手去撥拉磚石,試圖把小戴救出來。當時曉暉全然不知,自己從臉部到下肢的大部分皮膚和神經末梢已深度燒傷,完全沒了痛感。大爆炸的氣浪把許多官兵掀倒,現場濃煙滾滾,一片混亂。戰友們沖進來,先把戴勇林和受傷的周千健、馮志忠、朱文斌等人抬了出去。因為謝曉暉渾身黝黑,沒哭沒喊,還跟著大家救人,誰都沒發現他已大面積燒傷。直到他奔出院外,直到戰友們催促他坐上警車……

    警車呼嘯著直奔醫院。因為受傷的官兵和民工較多,謝曉暉讓醫護們先搶救別人,自己坐在走廊椅子上靜靜地等。這時,深度痛感閃電般襲來,渾身戰栗,神智漸漸昏迷。母親和妻子劉惠芬聞訊趕到時,母親第一眼就認出黑漆漆的兒子,當場昏倒。當曉暉被送進病室,醫生才發現他周身75%以上深度燒傷,且因吸入性損傷,難以呼吸。兩天后,曉暉已報生命垂危,必須立即轉院到300公里之外的原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一路上惠芬不斷哭喊:“曉暉,你不能睡!跟我說話!睡過去就醒不來了!”

    數天后,從昏迷中醒來的曉暉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戰友。他喃喃問:“小戴呢?”

    年僅18歲的戴勇林已壯烈犧牲。包括謝曉暉在內共有4名消防官兵身受重傷,還有十多位工人傷亡。

    他發了狠,死不了就要站起來,絕不能讓自己成為他人的負擔!斑痕累累的謝曉暉活成一塊不死的鋼鐵,穿上警服,依然高大威猛

    進入福州總院燒傷科病室,昏迷中的曉暉周身纏滿了繃帶。

    剪開繃帶后,醫護人員震驚地看到,他已面目全非。眼瞼、耳朵、鼻子、下頦皆被嚴重燒傷,后因不斷壞死,五官只剩五個孔,渾身上下如同他自己形容的:“那時我就像一只剝了皮的兔子?!睘閾尵染然鹩⑿?,醫護們紛紛報名請戰參加搶救組。全院人員排隊獻血,共為曉暉輸血20000cc,等于把他的血液換了一遍。為避免感染,唯一辦法就是植皮。但除了后背和臀部,他身上已經沒有多少好皮了,只能拆東墻補西墻,并臨時性地大面積覆蓋豬皮。那幾個月,每隔數日就要植皮、換藥:揭去舊皮,清除壞死的肉,打生理鹽水,等于一次大手術。好皮實在不夠用了,醫生只好取下他的部分頭皮,切成細小塊狀,然后接在傷口上。曉暉感覺自己“就像任人宰割的羔羊,痛感已達人類極限,沒法想象”。每次植皮他都幾度休克,術后高燒達40多度。

    惠芬站在隔離病房外,透過玻璃窗瞅著丈夫像白色木乃伊一樣一動不動,哭得像淚人兒。

    不知昏迷了多少天。曉暉第一次睜開眼睛、第一次看清人影,眼前是上天派給他的天使、新婚七個月的妻子惠芬。蒼白的臉色,哭腫的眼睛,還有痛楚萬分的一絲微笑——他畢竟活過來了。許多天后,傷痛殘缺的嘴勉強能說話了:“我毀容了嗎?”對后果已了然于心的惠芬卻說:“還好還好,一切會恢復的?!闭齻€多月,惠芬用板凳搭了一個睡覺的地方,守在丈夫床邊,喂藥喂飯、輸液解手,24小時不離左右。其實這些事護士也能做,但惠芬怕,怕見不到丈夫的“最后一面”。當然她也懂得,只要她在身邊,對曉暉就是最強大的安慰。再后來,曉暉每次從昏睡中醒來,發現惠芬一直在讀書、做筆記,還喃喃背誦著什么。那時惠芬在永安市檢察院做財會工作,她告訴曉暉:“我準備考檢察官。你要好好活著,陪我,看我能不能做一個為民做主的好檢察官?!比缓笮α?,笑得那樣溫柔和堅忍。于是我們看到這樣一個場景:整個就醫期間,病床上躺著一個燒不死的英雄,病床邊守著一個累不死的天使,中間連著一份割不斷的愛情。后來在漫長的治療、整形和康復過程中,曉暉知道很多傷殘者的家庭鴛鴦各自飛了。但他很幸運,遇上一個偉大、忠貞的女性。

    消防隊的領導和戰友常來看望曉暉。特護病房的大窗上貼著“向救火英雄致敬”的大紅標語,但不許進。戰友們便在窗外整齊列隊,向他致以軍禮,齊聲高唱《我是一個兵》《男兒當自強》。渾身繃帶的曉暉只能聽,只能流淚,搖晃一下右腳趾向戰友們致意。

    整個搶救過程持續了半年多,曉暉終于脫離生命危險。但因頭部燒傷造成腦梗死,左邊身體偏癱,不能動了。醫生說:“他活過來就是奇跡,但下半輩子只能躺在床上了?!被莘覉远ǖ卣f:“沒關系,我會照顧你?!?/p>

    2005年1月21日,曉暉終于可以出院回家了,但他強烈要求先回永安消防大隊看看,那是他的忠誠與責任的安放之地。他讓妻子給自己套上警服。因為四肢僵硬,皮膚脆薄,每個彎曲動作都會讓他流血和劇痛。當惠芬推著輪椅上的曉暉緩緩步入警營時,數十名戰友已整齊列隊,齊齊向他獻上莊嚴的軍禮。那一刻曉暉崩潰了。他強忍傷口拉扯的劇痛,抬起扭曲變形的右手,向戰友們敬了一個“很不規范”的軍禮。大家事先約好不要哭,但此刻,所有人的臉上都掛著淚水?;莘覍嵲诳刂撇涣俗约?,跑到一邊痛哭不止。后來她說,那一刻讓她更深刻地理解了丈夫和軍人,理解了作為軍人妻子的責任、光榮與價值。

    回到家,新一輪的痛苦考驗又開始了。墻上的大紅“囍”字依舊,但已物是人非。曉暉的鼻子沒了,下頦沒了,耳朵沒了,手腳殘了,五官只剩了五個孔,小小的嘴只能吸進一根面條。細心的惠芬事先把家里的鏡子都扔掉了,衣櫥上的玻璃也換成磨砂的。但有一天,曉暉吃飯時從茶幾玻璃上第一次看到自己的面容,他驚叫一聲,不由得掩面痛哭?;莘液瑴I抱住他:“不管你變成什么模樣,你都是我的大寶貝!當年同學們說咱倆是絕配,今后我們要證明,咱倆就是打不散、扯不開的絕配!”

    五個月后,在組織安排下,惠芬陪伴丈夫前往上海第九醫院做整形手術,做一次就要養息一段時間。整整三年,小手術不計其數,大手術35次。通過體內取骨取肉、表面植皮,再造了眼瞼、鼻子、下頦、嘴唇和手掌——也就是說,他的面部幾乎是重塑的。一個血肉之軀,怎能忍受那一次次的切割、撕扯、縫合、組裝和煉獄般的煎熬?在醫院,一切有護士服務和幫忙。返家后,從吃喝拉撒睡到清理創面、擦身換藥、打繃帶,一切都壓在惠芬一個人身上。睡覺時他必須墊著高高的枕頭,張開四肢,使用惠芬發明的“軟膠鼻塞”和竹筒做的“撐口器”,以免傷口粘連——“否則,我的雙臂就會變成翅膀,手掌就會變成鴨掌了?!蹦呐缕鹕碜粫?,也要妻子在身后頂住他。那些日子,看到自己面目全非且幾乎成了“廢人”,看到妻子疲憊不堪、日漸憔悴,曉暉情緒極為低落、自卑,覺得自己成了家人和組織上的“負擔”,活著還有什么價值?他很長時間不愿意見人,多少天不說一句話,多少次無緣無故發脾氣,多少次想從陽臺跳下去一死了之??伤麆訌棽坏?,連死的能力都沒有。每天,惠芬背著丈夫以淚洗面。親人們來了,也在門外擦干眼淚,再強裝輕松進屋。幸而,消防隊派來兩位戰友給惠芬當助手,沒事兒時就陪兩口子聊天,講隊上的新人新事。有時用輪椅推著曉暉去隊部看年輕戰士打球,請他當裁判。有時幾個戰友湊在一起,在他肚子上大呼小叫地打牌,把兩口子逗得笑出聲。終于,曉暉那顆封閉沉郁的心漸漸敞開,重新匯入充滿陽光的大集體,家里的愁悶氣氛一掃而去。

    是黨組織,是親愛的軍隊,是賢淑的妻子,把謝曉暉從死神身邊拉了回來。他覺得,今后他活下去的唯一意義就是感黨恩、謝戰友、回報所有關愛他的人!這成了他重塑自己的強大動力。他發了狠,死不了就要站起來,絕不能讓自己成為他人的負擔!但是,關節僵硬粘連,疤痕累累的皮膚又薄又脆又緊,動作一大就會崩裂,鮮血直噴,而且由于無法排汗,渾身上下時時刻刻像螞蟻咬一樣奇癢無比,夜夜難以入眠。但他決定了,呼吸就是幸福,活著就是戰斗,站起來就是一個鐵打的兵!在入戶醫生、戰友和妻子的幫助下,他從活動第一根僵硬的手指開始,在床上、地上展開了漫長而又痛苦的鍛煉和康復過程,為此聰明的惠芬常和他玩“石頭剪子布”。幸虧曉暉從小酷愛體育,身體強健底子好。2005年,曉暉第一次下地嘗試行走,一用力,腳面開裂了,腳后跟開裂了,血流了一地。此后三年間,他咬牙堅持堅持再堅持,從臥床不起到重新站起,從寸步難移到滿屋繞圈,再到生活基本自理,他的身體機能漸漸恢復,不僅能獨立行走了,還能端碗使筷、拖地擦桌、打理家務。同樣,堅強的惠芬也創造了奇跡:此前她曾以優異成績通過公務員考試,進入永安市檢察院工作;曉暉長期臥床期間,她又以全省司法考試第二名的成績成為專業檢察官。2007年,劉惠芬被評為福建省三八紅旗手,并獲全國首屆道德模范提名獎。曉暉高興地抱住了載譽歸家的嬌妻。三年來,惠芬從未在丈夫面前放聲大哭過,這一刻,她小鳥依人般偎在丈夫懷里縱情大哭——為這一天,她等得太久也拼得太苦了。轉年,經惠芬力主,曉暉停藥半年,又一個驚人的奇跡隨之到來:2009年1月,家里添了一對胖乎乎的雙胞胎女兒!

    就這樣,斑痕累累的謝曉暉活成一塊不死的鋼鐵,穿上警服,依然高大威猛。

    “我的傷疤就是一身鎧甲,有什么怕的!”迄今整整17年,曉暉像釘子一樣釘在大隊“所有的”崗位上。他成為全隊的一面旗幟

    是戰士,就要有戰士的品格與風骨。謝黨恩,就要牢記初心、不辱使命。

    2007年7月,謝曉暉鄭重要求重歸警隊,組織上接受了他的請求。為增強體質,加強靈活性,他學會了開摩托車、騎自行車、打乒乓球。永安市有一支民間騎行團隊,當曉暉戴上頭盔墨鏡、身穿運動服出現在隊伍中時,數十名隊友報以熱烈掌聲。他們說:“救火英雄加入我們的團隊,我們也是英雄了!”從此每逢節假日,這支團隊騎行在三明公路上,由隊友護衛著的身材高大的謝曉暉,當然最為引人注目。開始是十幾公里,后來是幾十公里、上百公里,最長的來回超過200公里。隊友們很快發現,騎行過后,曉暉的后腳跟、小腿、膝蓋多處皮膚開裂,流血不止,大家紛紛勸他別騎了,曉暉的回答只有一個字:“不!”時間長了且通過媒體宣傳,很多永安市民和孩子認識了謝曉暉。當他走過街道,一些紅領巾會自動肅立向他敬禮。曉暉也會舉起變形的右手,向孩子們回一個莊嚴的軍禮。

    他重新回到崗位,投入戰斗。戰友們怕他出血出汗,不讓他干重活兒,他說:“我的傷疤就是一身鎧甲,有什么怕的!”

    隊上積存十多年的出警記錄和工作檔案,曉暉艱難地用僵硬的右手一張張抄寫。后來又練習敲鍵盤,最終把所有材料匯編整理成齊齊整整的數十冊卷宗……

    他要求領導給他劃一塊衛生責任區,但經?!扒秩搿眲e人的領地,把車庫、走廊、健身房打掃得干干凈凈。他的理由是:“健身房我用得最多,工作就是我的康復和鍛煉……”

    每次出警他不能跟隨前往,但戰友們歸來,他一定要守在大門口迎接,仔細詢問有沒有人受傷,幫助大家收拾和清洗裝備……

    他幾乎成了編外的“第二指導員”。每有新兵入伍,都給大家講忠誠履職和責任擔當,講滅火技術和排險經驗,并以己為訓,教育大家如何保護自己,安全滅火。很快,他被提升為技術九級,相當于副團級干部,戰友們對他的稱呼也從“謝高參”改為“謝團副”,但更多的還是叫他“暉哥”。一年又一年,迄今整整17年,曉暉像釘子一樣釘在大隊“所有的”崗位上。他成為全隊的一面旗幟。幽默開朗的樂觀主義精神,又使他成了全隊的“開心果”。休息的時候,只要他到哪里,圍著暉哥的肯定是笑聲一片。

    他一次次跟隨隊友,深入各個單位和企業、社區,對干部群眾進行安全防火教育。人們看到他——一個消防警官被燒成這個樣子,無不深感沉痛,表示為了保護人民生命和國家財產,為了避免消防官兵的流血犧牲,一定把相關工作落實到位,堅決達標。

    就在我見到他的當天晚上,曉暉在街頭遇到一個睡倒在地的醉漢。他在旁邊守了很久,最終叫醒了此人,把他護送回家。

    為適應國家管理現代化進程,2018年11月9日,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授旗儀式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從那以后,消防隊伍從公安武警分離出來,統一納入國家應急救援部門領導。改制之后,許多人復員轉業了,但永安大隊的人一個沒走。三明市支隊隊長馬寧說:“這無疑和隊里的靈魂人物謝曉暉有絕大的關系。正是他的無私奉獻和以身作則,感動和帶動了整支隊伍?!?/p>

    脫下心愛的軍裝,換上深藍的制服,很多人戀戀不舍,謝曉暉更是如此。三明市消防支隊是一支英雄輩出的隊伍,下屬共有各縣市12個大隊,歷史上多次獲得嘉獎,先后立功者達216人。謝曉暉做出一個驚人的決定:在各隊部換牌之前,騎車轉遍12個大隊,與那里的隊牌合影留念。他上路了。福建潮熱多雨,山路崎嶇,疤痕累累的身體又強烈不適。但他滿懷深情轉了一縣又一縣。來到將樂縣,那里有一個不大的忠華園,是為紀念他的同期戰友鄭忠華烈士建立的。那是2004年7月7日,突發山洪,23歲的班長鄭忠華在滾滾洪濤中救出6名群眾后,因精疲力竭消失在滾滾波濤中。沒想到僅僅19天后,謝曉暉和眾多戰友又在永安市遭遇了粉塵大爆炸,青年戰士戴勇林壯烈犧牲……

    哀哉!痛哉!壯哉!危難之際,人民軍隊總在人民之前。這就是中國特色和中國軍人的本色。

    時逢周日,忠華園鐵門緊鎖。曉暉翻墻進去,坐在忠華半身雕像的對面。墻柱上用紅字寫著鄭忠華日記中的一段話:“青春,是人生最好的年華。多少同齡人過著五彩繽紛的生活,而我選擇了終日與水槍為伴,隨時聽從召喚,為國家財產和人民群眾生命安全赴湯蹈火,我無怨無悔?!睍詴熞蛔肿肿x著,熱淚長流。他和忠華進行了一次心靈對話,以下是曉暉的自述,那當然來自他的情感和想象:

    “忠華,我來看你了,你聽得到嗎?”

    “好戰友,謝謝你,我聽得到?!?/p>

    “一晃你走17年了,我也同傷痛拼搏了17年。但現在我還在工作,是你一直在激勵著我,我才沒倒下?!?/p>

    “活著并且工作著,是多么美麗??!可惜我不能和你一起戰斗了……”

    “不,烈士永遠是不死的!你在人民中間、在戰友中間永遠活著,我就在走著你未能走完的路?!?/p>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能做到這一點,人生也就值了?!?/p>

    “忠華,現在消防部隊改制了,歸地方了。但我們永遠是鐵打的兵,軍人的特質永遠不會變!”

    “是的,我相信!歷史給予我們的最高榮譽,就是永恒的忠誠與懷念。我在這里,會繼續望著你們奮勇挺進的身影……”

    那一刻天淚如雨,曉暉再次踏上征程……

    一個傍晚,我去曉暉家小坐,雙胞胎女兒已經放學回家,一家四口其樂融融,談笑風生,好像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沒發生。曉暉的一身疤痕,在親人看來,那是為人民而戰的終身記憶,更是時代英雄的無上光榮!

    為迎接建黨百年華誕,數月前,謝曉暉主動向組織請纓,成立了“謝曉暉消防宣傳騎行服務隊”,騎友和戰友們紛紛加入。他們的身姿那樣雄健,他們的笑臉那樣俊美,也因此,謝曉暉的事跡和照片在網上傳開以后,網友們給出一句最燃情的評價:“那是世界上最美的臉!”

    (作者:蔣巍,就職于中國作家協會,作品先后獲第二、三、四屆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公安部金盾文學獎等,出版各類文學作品30余部。2019年被評為全國“最美志愿者”)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