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鏡仙
    來源:文化藝術報 | 王祥夫  2021年08月13日08:49

    民間是有鏡仙這一說的,但鏡仙到底有哪些法術,人們卻又說不上來。比如說鏡仙一旦從墻上跳下來變幻成人形,該是什么樣?是老是少是男是女?這誰也說不上來。在西洋,有一個故事是講一列火車成了精,這在中國是絕對不可能有的事。在中國,向來是有樹精花精猴精狗精,連蹦來蹦去的蛤蟆或蠢豬也都會成精,但火車萬萬不會,因為這種鋼鐵的東西在中國是沒有生命的,而在西洋,一列火車忽然成了精,它到了站,當人們慢慢散去,站臺上變得冷冷清清,它忽然立了起來,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身穿亮閃閃服裝的先生,“卡噔卡噔”一路走進了城,你猜他去了哪里?他居然直接去了妓院。

    陜甘一帶的鄉間據說還有供奉鏡仙的習俗。中國民間關于鏡仙的傳說也很是神奇,比如,它可以照出真相,一個相貌堂堂的人,整天神氣地出來進去,但被它一照,這廝立馬現形,原來竟然是頭蠢到不能再蠢的豬。衙門里的縣官坐在那里吆五喝六滿臉正氣,被它一照,也原來只不過是幾個猴子而已。關于鏡仙的傳說,似乎比較零碎,如果非要講幾個大故事好像還沒有。而在我,卻從小都覺得鏡仙是個好玩的事,甚至想象自己什么時候會有那么一面鏡子,可以這里照照那里照照,把所有東西的原形都給它照出來。甚至都想讓自己變成一個鏡仙,沒事待在墻上,有事的時候從墻上往下一跳,天下鬼魅馬上現形。在民間,關于鏡仙還有許多說法,比如說凡是妖魔鬼怪變做人形的據說都怕照鏡子,見了鏡子必跑,或者是它們喜歡把普天下的鏡子全部都蓋住,不讓人們照鏡子。寫《高興鎮》這篇小說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鏡仙的故事,忽然有把蒙在鏡子上的那塊布掀開的沖動。

    作家當然不是鏡仙,但作家的天職最起碼是應該明辨是非,應該讓筆下的生活不走樣,就是你筆下的生活和現實中的生活應該是一致的,能做到這一點其實是很不容易的。難題在于,生活中的善惡總是雜糅在一起,讓人很難分辨,而那些大惡又常常以大善的面目出現,惡因為有了善的這層偽裝,分辨起來就更加不容易。我們每一個人,可以說,都是在善與惡之間討生活,作家也是如此,有時候也分不清孰善孰惡。但是,有一點,一個作家,如果當不成使惡魔一下子現原形的鏡仙,不妨就老老實實當一面鏡子好了?!陡吲d鎮》這篇小說里的小鎮是一個善惡交融的地理概念。如果我們的生活只有善,除了善什么也沒有,或者只有惡,除了惡什么也沒有,那么,這個世界將不復存在。在這個小說里,我想告訴大家的是,這個小鎮的宗教時代已經過去,小鎮里的人們不再需要神仙與上帝,它已經走向成熟。

    一级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