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直擊心靈并不是欣賞沉重” ——訪青年導演楊佳音
    來源:文藝報 | 徐健  2021年06月18日08:05

    楊佳音

    根據作家梁曉聲榮獲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的長篇小說改編的話劇《人世間》日前在北京天橋藝術中心完成了首輪演出。該劇由北京一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北京中演四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聯合制作,苑彬編劇,楊佳音執導,以周秉昆的生活軌跡為線索,以周家三代人的生活變遷為圓心,生動展現了十幾位平民子弟跌宕起伏的真實生活和奮斗歷程。作品從20世紀70年代,一直寫到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時間跨度長達近50年,通過現實、回憶、內心等多空間的疊化交織,于人間煙火處彰顯道義和擔當,在悲歡離合中抒寫情懷和熱望,輻射出新中國成立后普通百姓的生活史與精神史。圍繞該劇的創作過程,本報專訪了青年導演楊佳音。

    《人世間》劇照

    記 者:能談談您第一次讀完《人世間》這部小說的時候,是什么感受嗎?

    楊佳音:第一次完整讀下來這部作品,我的最大感受是被作品中的人物和故事擊中了。小說中的每個人物都是那么的鮮明、豐滿、真切、有血有肉,這些人物在我的腦海里也馬上出現了過電影般的影像畫面。他們有的是作者著重描寫、刻畫的人物,有的則是兩三筆帶過、輕描淡寫的人物,但盡管如此,感覺這些人物沒有一個是空洞的、抽象的,都是帶著溫度、帶著靈魂存在于作者營造的文學世界中,繪聲繪色,栩栩如生。小說采取的是一種群像式的描寫,力求展現社會不同階層人與人的關系,呈現人的生存狀態、悲歡離合,揭示跌宕起伏命運背后人性的真實與復雜。也正是源自于第一遍閱讀帶來的強烈的情感沖擊,以及由此確立的影像感,我在進行舞臺二度創作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太費力,也不覺得這些人物距離我們的生活和時代有多么遙遠。再加上,改編劇本為我的創作提供了堅實的基礎,表演、舞美、燈光等各部門的精湛創造、群策群力,所有的一切都讓我對二度創作充滿了信心。

    記 者:《人世間》原著小說有115萬字,內容體量相當大,人物事件眾多,時間跨度近半個世紀,如何在短短的3個小時內呈現小說的精髓,這是大家最為關心的話題。

    楊佳音:梁曉聲老師的原著小說就是著重圍繞周家幼子周秉昆的命運展開的。整部小說視角獨特,沒有正面去寫知青的生活,而是寫留城青年的命運,刻畫了一批性格鮮活的城市青年形象。把這樣一部作品改編到舞臺上難度巨大,尤其是面對梁曉聲老師的讀者,有時候改編很難為熱衷原著的人所接受。但我認為,改編的成敗,首先是對原著精神的解讀,其次是如何選取原著中的精華,也就是保留哪些,舍棄哪些,即是做化繁為簡的工作,還是選擇抽絲剝繭的方法。我們在改編中完成的工作是保留周家這個大的“帽子”,以時代變遷中的周家和周家人的命運為主線,反映近半個世紀中國人生活和精神的變化。為此,改編中我們把很多人物、情節去掉了,保留了原著中很多可以立于舞臺上的情節,對次要人物一定程度進行了意象化、功能化的處理。因此,即使演出是3個小時,全劇的主線還是比較清晰的,信息量也沒有受到折損。

    記 者:《人世間》從小說到舞臺,除了人物和情節的取舍之外,感覺不變的東西就是年代感的營造。在時代氛圍和歷史真實的還原上,您進行了怎樣的嘗試?

    楊佳音:我在舞臺美術方面特別重視年代感的營造,追求從細微之處還原中國百姓生活的真實樣貌,小到室內陳設、服裝、道具等,大到人物成長、社會議題等,都是按照不同的時代去還原的,力求塑造時光回溯的空間氛圍。特別是對時間節點的選擇,我也是深思熟慮的。畢竟我們這代人,對于人生的感悟,對于生活的認知等都有了沉淀,都有了基礎,那么這個時候,在藝術創作上選取什么樣的時間節點,選取什么樣的歷史節點,這都是我們應該考慮的。我們選擇的作品、我們表達的聲音,實際上體現了我們的經歷與思考。這部作品在表演上的基調是現實主義的,有助于營造年代的氛圍,但在一些調度和表現手段上,我又吸收了非現實主義的東西,如表現主義、象征主義等,但都是為了講故事服務的。我希望讓觀眾能夠看明白我們的表演和表達。我非常不贊同故意讓觀眾看不懂就認為是好戲的觀念。我的戲就是為了讓大多數觀眾看明白、看懂的??磻蛑?,觀眾可以有不理解的地方,但總體上不是為了給他們制造觀賞的障礙。

    記 者:話劇《人世間》里塑造表現的都是生活在社會基層的小人物和普通人。在塑造這類人物形象方面,北京人藝曾經積累了不少成功的經驗。您之前也在北京人藝演過不少“京味兒”話劇里面的小人物,此次排演“光字片”的小人物與您之前感受和體驗的小人物有什么不同?

    楊佳音:我生長在一個普通的平民家庭,非常了解那些普通人的生存狀態和生活訴求,他們可以說是整個社會發展的基座。普通的小人物有他可愛的一面,也有可恨的一面,無論是什么樣的形象,他首先應該是個大寫的“人”。在這部作品的形象塑造上,我首先注重的就是人的精神層面的鋪陳與開掘,不是塑造外形的人,不是去描摹人像,而是真正去尋找、把握人物的精神空間、心靈世界。在這方面對所有人物一視同仁。比如,春燕在劇中并不是關鍵角色,但是她也有自己鮮明的性格特點。她的職業是搓澡工,在舞臺上我要怎么展現她的搓澡工性格呢?我就給她設計了一些小的動作和特殊的心理,像愛占小便宜,在別人家烤地瓜、饅頭片的時候,她一邊吃著,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再拿點,這就是這個人物的性格,多一點是一點,永遠不吃虧。再比如國慶這個人物,他自己得了尿毒癥,每周都要做透析,花費不少錢,但當他聽說別人家出事了,不管多少,也要把自己的一份心意送出去。盡管可能沒有出多大的力,但他有一份幫助他人的心。這就是最真實的中國普通百姓。

    記 者:您是如何理解和把握周秉昆這個核心人物的?

    楊佳音:我在劇中著重表現了周秉昆的軸,但這種軸不是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那種軸,而是一種性格上的堅韌與堅持。他的軸是別人眼中的軸,是跟大家眼中的普遍邏輯擰巴著的。慢慢地,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性格變成了他面對生活磨難、面對人生起伏的一種方式。在40多年的人生中,他有人生的高光時刻,開了飯館,做了三產承包,但是也經歷了生活的挫折與平淡,如進過監獄,老了跟老伴兒蹬個三輪,開個小飯鋪。他接受了命運的安排,最終他與老伴兒在風雪中逆行,無畏艱險一直往前走的場景,成為這個人物一生與命運抗爭的縮影。

    記 者:在表演方面,您是怎么幫助年輕演員去塑造人物的?

    楊佳音:在表演上,我追求一個字“真”。對于外部表演,要有力量感和舞臺張力。這個戲不是輕輕松松就能演繹出來的,它有厚實的人物命運的東西,需要演員們在舞臺上真正地生活起來。我比較喜歡極致的感覺,只有在極致下才能產生豐沛的情感,在觀演關系的構建上才能吸引觀眾。其實,做到真聽、真看是很難的。尤其是,我在舞臺上設置了多個表演區,同時出現幾個空間,還想嘗試平行時空,這就對演員的表演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傳統的現實主義都是需要表演支點的,但是現在的舞臺呈現,詩化的、意識層面的東西多一些,舞臺支點可能就沒有那么豐富了,這種情況下,演員如果沒有真實、真誠、真摯,那么舞臺上就空了,人與人、人與景的關系就構成不了了。我希望演員和對手都能生活在這個情境中,把舞臺的假定性最大程度地真實化。就像原作有115萬字,但沒有花哨的東西,都是很平實的語言。排練中,我也追求趣味性,不是隔靴搔癢,而是發掘人物在生活中的樂趣。比如周父,是中國第一代建筑工人的形象,人們印象中他應該是黝黑的皮膚、渾身充滿力量,但是我們在改編中更加注重他的幽默。這些不同的形象塑造就構成了舞臺的多樣性。我認為,無論多么宏大的作品,對于現代觀眾而言,直擊心靈并不是欣賞沉重。嬉笑怒罵間照樣能有打動你心靈最深處的地方。不諂媚觀眾,但是也要帶著自己的創作熱望。我覺得這是我們年輕創作者共同面對的藝術命題。

    記 者:在改編的過程中,梁曉聲老師有沒有給主創團隊提出過什么要求?

    楊佳音:我們最初見到梁曉聲老師時,還是非常忐忑的。他給我們拋出了一個問題:我這樣一部大部頭的小說,你們能呈現出來嗎?做好準備了嗎?這確實是擺在我們面前的最實在的問題,因為小說信息量太大了,在敘述上還有諸多未盡事宜。如何在3小時的時間里將其呈現出來,駕馭的難度相當大。對于這次改編,我們一直做的是減法,梁老師也給了我們很大的自由。他說他不看劇本,也不看排練,他要等著跟所有觀眾一起看首演。在創作上,他不干涉我們的判斷,特別尊重年輕人的創作。

    記 者:時下,文學作品的戲劇改編成為了演出市場的熱點話題。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如何認識文學在戲劇創作中的作用?

    楊佳音:小說《人世間》有文學的高度、有生活的積淀、有厚重的文學修養,作為后輩,它是我們學習和追隨的榜樣。文學的基礎作用不容忽視,我要把對文學的理解化作對小說的理解。在排練之前和過程中,我讓劇組的成員去讀列夫·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作品,讀梁曉聲的文學作品,還讓他們看俄國文學史,因為俄國作品對那一代人影響太大了。這些都是我們從事文學改編的基礎。改編就要有改有編,在編的層面,一要體現我們對原作的理解,二要體現改編者的文學素養,包括二度創作中,我會跟編劇商量,再進行新的調整。怎么追趕文學性,怎么追趕文學的高度,可能是需要戲劇創作者一輩子努力的事情。

    一级片在线观看
    <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