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
  •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光亮與陰影以及平衡感
    來源:文藝報 | 艾偉  2021年03月31日06:40

    《婦女簡史》出版以來,做了幾場讀書分享會,說了很多關于這本書的話。談自己的小說總歸是一件困難的事,談的時候也往往言不及義?!秼D女簡史》寫成現在這個樣子,有太多的偶然促成,一則新聞、一曲音樂、一次交談、一部電影、一段旅行,某些生命的瞬間都可能成為靈感的一部分。當作者進入寫作時,生命是敞開的,而文本像一個生命容器,會吸收它想要的部分。當然我也不能否認其中一定有我長久以來的寫作方向。一直以來,我對人的復雜性感興趣,對情感的微妙和不可預測感興趣。

    倒是可以說一下2020年的讀書心得。2020年上半年因為疫情基本不出門,就找了一些過去讀過的舊書,《紅與黑》《日瓦戈醫生》《老人與?!返?。我想起有一次和何言宏聊天,他談起一個問題,他說,現在已經沒有批評家做文學人物論了。好像真的是這樣。小說發展到今天,大家似乎都不太重視人物的復雜性以及可闡釋性。而在這些古典小說里,當人物在思考和行動時,這些大師寫得好極了。比如《紅與黑》,男女關系寫得無比準確,既有一種日常生活中的好,同時寫出了那種極致的時刻在心靈險處的好。

    關于“于連論”的文章大概數不勝數了,之所以有如此眾多的闡釋,恐怕和這個人物的復雜性有關。于連這個人物在人類價值的兩極,是一個矛盾的產物:他是如此自私又是如此慷慨,如此自卑又是如此驕傲,如此膽怯又是如此勇敢,如此瘋狂又是如此理智,他既是黑暗的同時又是光明的。在于連身上,司湯達對人類價值作了微妙的平衡。在處理人物的惡與黑暗方面,現代作家有的是辦法,這當然和20世紀以來的現代主義文學潮流有關。但是當我們回望古典文學時,19世紀的作家沒那么極端。

    司湯達在古典作家中算是比較異端的一個了,他有那個時代作家少見的現代主義影子,但我覺得他看待世界依舊是公允的。如果說于連這個人物的基調更多帶著勃勃野性和旺盛的力比多,更多地帶著人類黑暗的一面,那么小說中另一個人物德·雷納爾夫人絕對是光明的存在,她是個善良的人,她對于連的愛是無私的,同時帶著母性的光輝,她是小說中的陽光,帶著人世間的溫情和暖意。她的故事是小說最有魅力的一部分。德·雷納爾夫人的存在使這部小說擁有人類的正面價值和力量,使整部小說中的光亮與陰影得以平衡。

    小說最重要之處是對人的想象。如何有效地打開人物內部,并建立可信的平衡感(其中蘊含有各種價值的混響),或許是構建小說和人物復雜性的方式之一。

    一级片在线观看
    <address id="biunt"><nav id="biunt"><xmp id="biunt"></xmp></nav></address>
  • <dd id="biunt"><font id="biunt"></font></dd>
    <label id="biunt"><mark id="biunt"></mark></label>
  • <noframes id="biunt"></noframes>
  • <address id="biunt"><td id="biunt"></td></address>